返回首页

看来上海人吃鲜肉月饼,老卢挺锅炉派

2020-09-27 09:33 编辑:小狐

看来上海人吃鲜肉月饼,老卢挺锅炉派(图1)

“月饼季”又到了。风起云涌的上海滩鲜肉月饼界,正在展开新一轮排队时间拼。

料太多从何说起呢?要不先从淮海路上“三巨头”—光明邨、长春和哈尔滨之间的“罗生门”故事开始吧。

鲜肉月饼队伍“重出江湖”

前几天,淮海路上光明邨门前买鲜肉月饼的长队一路排到了“泡泡眼”Popeyes

其实,早在8月下旬,距离中秋节还有一个多月,这支队伍便已“重出江湖”

一锅65个月饼、5个锅炉齐齐开动,工作日的下午,来买月饼的长队还是堵住了隔壁弄堂口。

一位穿白色Polo衫、挎单肩公文包的老爷叔刚刚从人群里挤出来,手里拎了4盒鲜肉月饼。

“这个年龄做事体比较把细(细心)我昨日就来打过样了。早上要排1个半钟头,营业员讲下半天(下午)来人少。”

“我今朝过来,看看队伍蛮长,果然10分钟不到就买到了。”

“我姓卢,卢湾区的卢。我老卢湾了,买这个(月饼)是怀旧呀。”他说。

原来,今年73岁的老卢就出生在光明邨对过的乐安坊里。

他是有心人,这次特意赶来买四盒月饼,是因为他们兄弟姐妹总共四个人,他准备给一家送一盒。

上海滩的鲜肉月饼,大致可分为锅炉派和烤箱派。

老卢挺锅炉派。他说:“现在大多数是烤箱里烘的,烘出来‘的粒滚圆’像馒头一样。咬下去全是面粉,而且僵搭搭,说明酥皮做得不好。”

而光明邨的鲜肉月饼是在锅炉里烤的。“它的皮子是油酥的,拿在手里一咬,一层一层像雪花一样。”

买的年数多了,老卢连它家月饼技艺的“传承”情况也了解得一清二楚。

“原来第一代有个老师傅亲自在做,拌的肉馅子吃口老好。属于嘴巴比较‘疙瘩’的。这个老师傅前两年退休以后,发觉馅子里厢摆糖了,不好吃。还好一年以后马上就改回来了。”

“现在都是两个阿姨在烤了。不过我看老师傅的‘真经’基本上已经传下来了。”

“鲜肉月饼是老了”

在大众点评的上海“鲜肉月饼榜”上,光明邨目前雄踞榜首,站在鄙视链的顶端。

在全国土特产设立现烤柜台的泰康、最近刚刚开出门店的南区老大房,属于“客场作战”价格却定得“傲娇”鲜肉月饼卖6元一只。

长春食品商店和老大昌是“老土地”鲜肉月饼价格与光明邨持平,卖5元一只。

相比之下,长春对待鲜肉月饼更加“郑重”一些,设立了专门的柜台。

它家的鲜肉月饼平时是“烤箱派”不过临近中秋,最近又增加了传统锅炉烘烤的品种。

说到鲜肉月饼,长春叹了口气。

“最早都是人工的,用平底锅炭火烘的,1997年就开始做了。” 长春的内部人士说,“大概有十年辰光,是做得老好的。”

对此,光明邨的内部人士也承认,一开始长春的鲜肉月饼卖得比他们好。

至于后来是怎么会赶超的,光明邨内部人士的说法是:

“有一年对过(指长春)装修,就开始反超了。实际上在这之前就做好准备了,质量把得蛮紧的。所以一旦有机会就冲出来了。”

对此,长春不置可否,只是表示:“鲜肉月饼是老了。”并透露说,光明邨早年还向他们“取经”学习过呢。

“徒弟打败师父了”

听说长春的鲜肉月饼是“老”哈尔滨食品厂笑了。

一位在哈尔滨食品厂工作多年的老法师告诉我们:“鲜肉月饼,最早是我们教长春的。”

其中的渊源是这样的:

哈尔滨和长春,同属于上海烟草集团。

“长春本来只是零售店。他们想搞多种经营,做‘前店后工厂’—楼上的车间生产月饼,在楼下的商店里。”

于是,作为同一个集团的兄弟单位,哈尔滨义不容辞地传授了月饼制作技艺。

而以俄式西点起家的哈尔滨,鲜肉月饼其实也是有来头的。因为前些年,高桥食品厂并入了哈尔滨。

想当年,高桥食品厂的鲜肉月饼在淮海路上也是响当当的一块牌子。

1983年的《文汇报》上就报道过:淮海路高桥食品厂坚持供应现做现卖的鲜肉月饼等特色品种,深受消费者欢迎。

甚至有一种说法称,鲜肉月饼的前身是高桥松饼。

高桥松饼是上海高桥古镇四大名点之一,已有百年历史。其中,鲜肉馅的高桥松饼酥皮香脆,肉馅鲜美多汁,据说慢慢演变成了现在的鲜肉月饼。

如今看到长春和光明邨各领风骚,哈尔滨的老法师承认:“徒弟打败师父了。”

对此,哈尔滨倒也心平气和:“他们的肉馅是当场包的,烘出来都很新鲜。不像我们的肉馅,是在瞿溪路的厂里做好冷冻后送过来的。所以我们想了想,我们的重点不放在鲜肉月饼上。”

淮海路上“三巨头”围绕鲜肉月饼各有说法,演绎成了一出“罗生门”故事。

上海人吃掉了全国53%的鲜肉月饼

放眼全国,上海可能是最爱鲜肉月饼的城市。饿了么的外卖数据显示,去年,上海人吃掉了全国53%的鲜肉月饼。

上海人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鲜肉月饼的,年代大概已不可考。

不过我们在资料库里看到,早在1928年,《申报》上就刊登了一则爱多亚路(现延安东路)上老裕昌鲜肉月饼的广告。

关于鲜肉月饼的起源,真老大房介绍的版本是,过去在苏式茶食中,有一种鲜肉饺很受欢迎。它的外皮是焦黄脆壳,中层有细腻起酥,里层就是鲜嫩紧实的肉馅。

后来有师傅“脑洞大开”把鲜肉饺的形状和大小都做了改变,就成了鲜肉月饼。

1980年9月14日的《解放日报》报道称,那一年,上海饮食业共有147家单位生产月饼,其中有127户生产鲜肉月饼。

两年以后,《文汇报》上报道说:中秋前夕,本市有近200家饮食店供应鲜肉月饼。为了满足消费者的需要,这一年供应的鲜肉月饼比前一年增加了50%左右。

供应的店家和产量双双增加,是因为“鲜肉月饼皮酥,馅大,肉鲜卤多,咸中带甜,风味独特,一般是现做现卖,边做边烘,香味四溢,很受消费者的欢迎。”

到了1989年,《解放日报》继续报道称:“甜月饼急剧下降,鲜肉月饼却扶摇直上。咸味月饼又以现做现卖最旺,因此今年上海街头有70余家商店现卖鲜肉月饼,就连一些大饼摊做的鲜肉月饼也有人排队,供不应求。”

报道分析说,鲜肉月饼受青睐,是因为上海人的口味在发生变化。

“一个在普陀区悦来芳食品店前排队买鲜肉月饼的顾客告诉记者:现在的月饼象糖饼,甜得发腻,价钱又贵,不如价廉物美的鲜肉月饼,又鲜又香。”

顺便说一句,偏居沪西的悦来芳在“上海鲜肉月饼史”里也有名字。很多人认为,鲜肉月饼最早是由悦来芳卖出名气的。

可见,这么多年来,上海人对鲜肉月饼的偏爱与日俱增,从未消减。

吃个名头,吃份热闹

如果说,淮海路上光明邨、长春和哈尔滨围绕鲜肉月饼所展开的“爱恨情仇”是近二十年的故事,那么在上海滩另一条著名商业街南京路上,真老大房可谓是成名已久。

早在1982年,报纸上就报道过,真老大房的鲜肉月饼在市里的饮食公司月饼质量评比中获得优胜。

1986年《新民晚报》的报道称,“该店生产的鲜肉月饼,注重规格质量的严格把关,采用肉糜一律为精瘦腿肉。上市以来,每天销量达三千斤左右。”

2005年的《申江服务导报》上写:“每年的‘月饼季’此地会出现惊人的全天候‘长龙’有时甚至会蜿蜒100多米!”

不过在南京路上,真老大房有个势均力敌的竞争对手—泰康。

这里要悄悄告诉吃瓜群众的是,这两家各有拥趸的食品店其实是“一家人”—都属于泰康食品有限公司。

有人年年去淮海路、南京路排队买月饼,而在西区市民眼里,西区老大房的鲜肉月饼才是心头好。

真老大房和西区老大房早年师出同门的故事,我们以前“八”过,此处按下不表。这两家的鲜肉月饼也素来齐名,排名座次不相上下。

我们又去翻了翻报纸堆,在真老大房被报道的1982年、1986年,西区老大房也上了报。

“在静安寺‘西区老大房’门口,经常有顾客排队购买出炉鲜肉月饼。一位老伯伯称赞说:‘这里的鲜肉月饼味道鲜,一年四季不断档。’…临近中秋,“西区老大房”生意更好。九月七日,就卖了一万四千七百多只鲜肉月饼。”

“静安寺西区老大房今年生产的特色鲜肉月饼,在市烟糖公司评比中名列前茅。”

都说“南橘北枳”去年,民间摄影师寿幼森在静安寺看到,西区老大房的鲜肉月饼在自己的“地盘”上照例受到了排队的“礼遇”

而在南京路上大排长队的泰康,把柜台开到西区老大房隔壁,却门庭冷落。

看来上海人吃鲜肉月饼,吃的不光是味道,还要吃个名头,吃份热闹。

参考资料:

■裘雯涵,《南京路上长龙 只为中秋味道》解放日报,2019年09月11日。

■唐烨、黄勇娣、黄尖尖,《最早的鲜肉月饼在哪里?只有上海老饕才知道》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,2017年8月27日。

■徐妍斐,《上海人吃掉了全国53%的鲜肉月饼》新闻晨报,2019年09月13日。

■季明,《中秋月饼进入产销高峰》解放日报,1980年09月14日。

■季明,《鲜肉月饼香味四溢》文汇报,1982年09月24日。

■孙卫星,施培宁,《饼香伴随桂花香》新民晚报,1982年09月08日。

■许静源,《百年老店月饼质量严格把关》新民晚报,1986年09月03日。

■周铭鲁,《这儿的鲜肉月饼受顾客欢迎》新民晚报,1986年09月12日。

■俞康华,《月饼市场疲软》解放日报,1989年09月14日。

■陈潇俊、陈海燕,盘点“人来疯”美食 这些店永远在排队!,申江服务导报,2005年12月07日。

■徐运、毛懿、陈抒怡,《8.5小时!鲜肉月饼排队纪录再刷新》新闻晨报,2011年09月10日。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月饼

月饼是久负盛名的汉族传统小吃,深受中国人民喜爱的传统节日特色美食,月饼的形状圆又圆,又是合家分吃,所以它象征着团圆和睦,是在中秋节这一天的必食之品。古代月饼被作为祭品于中秋节所食。据说中秋节吃月饼的习俗于唐朝开始。北宋之时,在宫廷内流行,但也流传到民间,当时俗称“小饼”和“月团”。发展至明朝则成为全民共同的饮食习俗。时至今日,品种更加繁多,风味因地各异。其中广式、京式、滇式、苏式、潮式等月饼广为中国南北各地的人们所喜食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