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

陈启宗,现今世界比我记忆中任何时候都要危险

2020-09-27 08:23 编辑:小狐

编者按:9月10日,恒隆集团发布了2020年的中期报告,其中有一篇“董事长致股东函”陈启宗先生在文中不仅介绍了恒隆集团今年的营业情况,还指出并分析了国际局势与香港的现状。在他看来,香港回归后的二十多年中,虽然对香港多有优待,但香港的教育界很大程度被所谓的泛民主派主导。他们巧妙而蓄意地将年轻一代洗脑,令青少年反对北京,并宣扬分离香港和祖国的思想。

去年反修例风波开始后,观察者网总编曾前往香港,在恒隆集团总部采访了陈启宗先生。当时他指出香港一部分人“从回归第一天开始,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。”时隔一年,随着《香港国安法》的通过,陈启宗先生也对香港未来充满希望,期待此法能够扭转社会气氛,让香港有机会回归理性,重上正途。观察者网刊载此函,略有删改,供读者参考。

文/ 陈启宗

业务回顾

本人在六个月前的致股东函中,提到我们正面对两大威胁—香港社会动荡及中美关系恶化。如今,我们有第三大威胁: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。上述威胁严重影响我们的业务,本人认为有必要在此函用大部分的篇幅来讨论有关情况,希望股东能对我们业务所在的宏观环境有确切的了解。要面对其中一种已经够困难了,更何况三者同时发生。

请容本人先简要地概述一下自己的想法。当香港街头恢复平静,部分是由于疫情带来的威胁,此时全国大会常务委员会对香港颁布《香港国安法》虽然本人认为这对香港来说是必要的举措,但随之确实也带来了不确定性。另一方面,本来已经恶劣的中美关系已到了危急关头。至于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,这确实是个难题,但不是新问题。2003年,我们经历了“沙士”SARS但其对经济的影响远比现在的疫情小。上述三大威胁都在影响我们的业务:香港业务受三者打击,而内地业务则从中受益。

这三项重大事件为何会打击我们的香港业务不难理解,但为何我们在内地的业务反而从中受益呢?毕竟,其中两者(不计影响只限本地的香港骚乱)一直困扰并将继续困扰全球。疫情令内地民众的海外奢侈品消费全部回流,以往他们购买奢侈品的交易中,在境内进行的不足30%。本来他们要在境外购买奢侈品,香港是最近、最方便的地方,但香港骚乱发生后,情况已不再如前。最后,中美关系恶化,中国会比以往更锐意推动其本地市场增长,包括个人消费。

请容本人再阐述一下对这三大威胁的看法,以及其对我们业务已造成的影响。更详细的讨论可参阅本函下一节—展望。

人类从前也经历过大流行病。过去几时年中,每隔数年便有疫症在世界某角落出现。其中有些像目前的2019冠状病毒病般,部分感染者可能没有症状,病毒却在不知不觉间散播开去。2019冠状病毒病不算特别致命,感染者的死亡率约为4%。根据已公布的数据,2003年SARS的死亡率为10%,而2012年中东呼吸综合症(MERS)则为35%。埃博拉病毒自1976年便一直与人类共存,感染者中有半数因之死去。

此外,这次疫情刚好遇上近年“去全球化”的势头,因而在政治和经济两方面大大加速了这发展趋势。美国利用疫情作借口,加剧了与中国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,因而加速回到冷战时期。经济脱钩会令全球供应链重组。这一切都与中美关系恶化息息相关,是上述三项影响我们业务的重大事件中的第二项。

短期内,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对我们各地的零售租赁业务不利。租户大多数产品的额已大幅下降,售卖食品杂货等日用必需品的除外。在香港,疫情带来的影响比2019年的街头骚乱更为严重。幸而,尽管有些病毒可能会像埃博拉病毒一样于数年后重临,但流行病与疫症终究会消失。一旦病毒消失,业务会迅速恢复。有时,“报复式消费”甚或会令某些业务回到从前水平。因此,这类公共卫生威胁的负面影响预计会是短暂的。

即使香港的街头骚乱影响了所有零售业务,但对某些业务的打击更大。我们的物业虽然也受到影响,但影响并非最严重。社会动荡至少在三方面令零售商蒙受损失:第一,许多香港市民如非必要都不敢离家;第二,这些了某些商店及设施;第三,内地旅客不再访港,这是最严重且具有长远影响的。香港实在有太多针对普通话人士(例如从内地来的)的仇恨行为。

陈启宗,现今世界比我记忆中任何时候都要危险(图1)

香港警队站在维护法治的第一线,但是遭到疯狂袭击(图源:大公网)

2018年,访港旅客总数超过6500万人次,其中约80%来自中国内地。去年的数字主要因社会动荡而下跌逾14%。一般下半年的旅客人数会较多,而所有有跌幅记录的月份都在下半年。在六个月的骚乱期间,与2018年同期相比,访港旅客减少近40%,而与这相比,今年上半年因疫情关系,旅客减少了90%。2019年受社会动荡影响的六个月,香港零售额按年下跌20%。今年,疫情令额较2019年下跌约三分之一。

正因为采取了强硬的措施,病毒的传播很快便受控。至4月,我们在上海的购物商场的零售额已超越去年同期。假如把我们把昆明的新购物商场的零售额计算在内,上海以外的购物商场的总额与去年同期相若;即使不把其计算在内,差不多6月的时候,总额也几乎与去年同期相同。

在第二季度,或时至近日,各地购物商场的表现不一。我们的次高端购物商场—沈阳皇城恒隆广场、天津恒隆广场和济南恒隆广场—正在缓缓恢复,但高端购物商场的表现已经遥遥领先,包括上海恒隆广场、上海港汇恒隆广场、无锡恒隆广场、昆明恒隆广场,和某程度上算得上的沈阳市府恒隆广场。在第一季度,次高端购物商场组别的零售额比去年同期下降近50%;在第二季度,零售额下降20%,虽然有大幅改善,但仍未完全恢复过来。另一方面,高端购物商场组别首三个月的零售额跌幅少于25%;在第二季度,若撇除取得7%增长的沈阳市府恒隆广场,零售额平均飙升50%。

其中两个物业目前状态独特,值得在此一提。大连恒隆广场正从四星级购物商场升级至五星级,这可从其近期表现中反映,正好介乎我们的次高端购物商场与高端购物商场之间。第一季度的额比去年同期下降38%,但第二季度与去年同期相比仅跌16%。两家顶级品牌已于今年进驻,另有九家已签约,将于明年开业。明年下半年,大连恒隆广场将会是市内第一大高端购物商场。

昆明恒隆广场于2019年8月开幕,因此并无同比数据。简而言之,该购物商场已是市内独一无二的Home to Luxury。去年,购物商场只有四家顶级品牌,现已达至17家,并已全数开业,年底前将再有四家进驻。值得注意的是,13家奢侈品牌于今年上半年开业时正值疫情肆虐期间。

国际顶级奢侈品牌几乎全部来自欧洲,这些品牌都强烈意识到中国市场的巨大吸引力,因此各大品牌都再次迅速扩充。就大多数一线及二线品牌而言,中国市场已占其全球额约30%至40%,该数字很可能会继续上升。这些品牌希望在繁荣的城市里,进驻最佳的购物商场,占据优质的铺位。正因如此,我们与他们建立业主与租户的关系是再自然不过的。我们的策略与购物商场是他们的不二之选。

这就是为何尽管疫情肆虐,今年我们仍然取得丰硕成绩。计及去年和明年,我们已经与多家国际顶级奢侈品牌签订或将会签订超过70宗租约。大多数计划年内开业的商户现时已经进驻,然而今年仅仅过了一半。这个数字还未包括数家仍在磋商的商户,而本人当然希望其中大部分会于未来12个月内签约。

迄今为止,在我们的物业中,受益最大的是昆明恒隆广场,其次是上海港汇恒隆广场、大连恒隆广场、无锡恒隆广场,以及还未开幕的武汉恒隆广场。那些尚未落实的租约主要是与武汉恒隆广场相关,此项目预期将于第四季度竣工,并会于2021年上半年开业。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商场

商场,即百货商店,一般销售几条产品线的产品。尤其是服装、家具和家庭用品等。每一条产品线都作为一个独立的部门由专门采购员和营业员管理。商场不再是简单的囤积商品,科学合理的对商场布置设计已经成为商场经营发展的制约因素,好的商场布置设计可以创造舒适的购物环境,好的商场布局设计可以把顾客与店员的行动路线有机结合,方便顾客选购商品。商场内应该具有完整合理的餐饮与零售服务,在室内娱乐中心或附近配备美食区和休息区。

相关推荐